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仰望星空

怀揣最初的梦想,迎风飞翔……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这是一个朝气蓬勃乐观向上的集体,在全新的环境里更期待着我的小伙伴们更上一层楼!

网易考拉推荐

看月的孩子和抽旱烟的蝈蝈  

2010-11-05 18:05:31|  分类: 美文荐赏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看月的孩子和抽旱烟的蝈蝈

我住的丰颐酒店,往外看的算不上“风景这边独好”,但像如月的天钩,能勾起很多的思绪。随意地捧着一杯清茶临窗,可以看见我过去的中学、小学、旧日的居家…珞珈山的树木也比过去茂盛了许多,而这一切呢,是我过去的大学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10月1日嫦娥2号发射时,我便想写一篇关于月亮的文章,原意是科普,后来发现我对月亮其实知道的很少。如果我们的月亮,被发现绕着Gliese 581 G转,一定会让科学界喧闹一阵子。可是它绕着地球转,于是便被宣判为“科学意义不大”,个中的“相对论”,算是对科学的一个小小的调侃。

 

但月亮对于人的意义是永恒的,在月光下行走,几乎人人可以变成诗人。于是我便抛弃科学的透镜,索性让月色浸染一番吧。在中国文化传统中,谈月的前提是望月。“闭门论月”比闭门造车更次,离焚琴煮鹤只有一步之遥。可都市的月亮真不好找,找到了,也是一副感叹世道房价的囧像。野地里看月亮已是奢侈,上一次看几乎是在公元前!

 

武汉这几天,天气一直不好,经常阴天下雨,把月亮隔绝在视界之外。其实雨也是我小时候喜欢的,看月和听雨是两种不同的心情。此刻外面还下着雨,清晨上班的汽车在道路上摩擦出的沙沙的声音,像曲终之后,播放器里意犹未尽的、只有心态极平和时才能听懂的“噪音”。于是我在清晨上班前的时分,看着雨雾中颔首的山峦,有意地去体会淅沥击水声中的寓意,听着听着,不觉天边的云层微露出一线光彩,但只是一眨眼的事情,待凝神细看时,天空又灰蒙蒙的,像一堆旧棉絮,包裹着给螨虫们吃的秘密。这时去打开心扉,就像去拆旧棉絮。

 

但我还是小心翼翼地试着去拆,去追忆我上次在野地看月亮的情形。虽然想不起具体的日子,但总算拆开了一条古人叫“心有灵犀”的感情隧道,想起一些儿时在月下琢磨的事情。

 

我小时候住的地方,方圆不大,但地势奇诡,植被多变。我们住的房子,是一长排两层楼的新二区宿舍,前门进来是厨房,后门出去是法国梧桐遮掩严密的一片场子,场子的边缘被冬青围绕,侧边是更老旧的老二区的一幢灰砖的楼,楼前一颗几人合抱的大榆树。那时兴养鸡,小鸡娃喜欢在树荫下啄虫。再就是爆米花的老人,来的时候,必然在大榆树下摆摊,如果谁能被选中帮他生火、拉风扇,就好比给关公扛大刀的周仓,借青龙偃月刀的光,被人恭维一声“小帅”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榆树下去是一块洼地,约有十来亩,是武大农场的试验田。冬天一季小麦,夏天两茬水稻。小时候看月亮的时候,多半是在夏天,特别是稻子熟了的时候,藏在田里,找到最大最沉的稻穗,然后或倚或躺,直到弯着的穗子和月亮的下缘相交,如登天的桥,之后便幻想开来。

 

儿时的幻想,今天谁又能记起太多来呢?栩栩如生复活在眼前的,反而是稻穗上爬着的蟋蟀,或是上下穿梭的萤火虫。夏夜里的稻田,在满月时有特别的生机,蟋蟀们会争爬最高的穗子,找到望月的“鲜位”。中间被挤失足落下来的,不忿之余,唱着别调,说:“月亮又算老几?还不如爷爷抽顿旱烟去”。如果夜里再有点风,月亮就动了起来,关于它的神话,变得略为可信了些。

 

我从没在月下吟过诗,喜欢的是月色,特别是把手伸出来,让月光尽情地照的时候,会发现不属于凡间的光泽,粘贴于手心,仿佛在流动,又不像流水,不拘束于引力,上下左右,灵动自如。这种光华,是自在的诗,语言无法表述,在稻田看天的一个隐秘的角度上,从月亮沿着通天的稻穗流下来,在全身潜行,没有酒精却让人陶醉。这便是仙境和凡间的界限:当你发现忘记了所有语言,却觉得你是活着的一个字,一个标点,那么你在仙境。如果你发现你得绞尽脑汁去做诗,那么你在凡间。

 

如果,像我此刻,你无法记起你上次在野地里出神忘我地看月亮的时候,那么你生活在日益被虚拟了的现代。

 

月亮之于人类,可以说没有丝毫用处,就像人的影子。然而,当你伫立在月光下,身后若没有影子,你可能会怀疑现实的存在。把这个念头再延伸一点,诗于人的种种意识和活动,一如影子相对于人的躯体,你不会因为没有而不健康,但会因此不自在。

 

我上的第一个台阶是诗歌,后来发现自己没有真情,跳到第二个台阶就到了方程式。后来发现方程没有真情,又跳到了被古希腊人赞美有极度和谐韵律的宇宙太空。这样跳来跳去,和稻田夏日里蟋蟀没两样。又像诗,一段与另一段间,多少得有点顿挫。

 

昨夜我终于看见了月亮,是一块挂着刀疤的石头,不免又想起了都市永远失去的田野。惆怅之余,我告诉自己世界不等于都市之和,真的世界还是有田野的,永远会有孩子,笑着和那位说去抽烟、实际在偷看的蟋蟀说话:“不行吧。你打得着火柴吗?”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7)| 评论(3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